(我也想住這種宿舍)

我真的無意要這樣說學校,但是我覺得很多事情可以開始被大家拿出來做討論就是好的開始,過去的我們,在什麼鳥屁的師院制度下有很多東西都這它既有的傳統,這些我看起來覺得不怎麼好但是好像是父母心中的強心針的習慣其實被我定義為:上個世界的時代產物。也就是說,在過去封閉的校園哩,有這些封閉的制度、有些規準的限制,期很符合那時代的需求的。當家長要求一個國小老師必須是師院出生的,必須要穿著體面,沒有短裙和露小腿的老師還在這世界上的時候,這些規矩都有他的邏輯在。我不能否認,像我這麼老派的人其實還蠻喜歡他的部分規定的,我不是天生就反骨,只是覺得有很多事情學校就是想到就去做,很少人願意去做評估和協調,每次和學生鬧得沸沸揚揚,搞到有人找立委、找電視名嘴、找記者來撥出這些殘酷事實的時候,其實對學校和學生雙方的影響都很大。招生是一回事、學生一是回事,哪有老師(學校)想要收到不好的學生?但是我真的很少看到老師是想要教會學生一些東西的,我指的是,讓他學會如何在社會上好好生存、立足、有放諸四海皆準不容易被淘汰的態度和信念。這其實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我覺得我很用心在經營我和學校的關係,至少,在我的認知裡面,我還蠻喜歡這所學校的。

我喜歡裡面部分學生的人文素質,我喜歡他們有涵養、有上進心的學一點東西,還有用自己的創意和能力去激發出那些屬於自己卓越的驕傲。我相信這些難能可貴都可以慢慢累積,因為我們也只不過是生命中的載體,一個有腦袋的人才會知道自己要什麼、做什麼、想改變或是跟隨著什麼。這也是我希望在我們的學生中能看到的特質。

我想我扯遠了。

我覺得很多事情都有解決的辦法,但這些方法不見得一定要是學校給我們,為什麼不能讓學生提出讓學校採納呢?其實我很納悶。第一點我必須聲明,我不住學校宿舍,因為我遇到一個好室友和兩個怪室友,除了喜歡跟好室友聊天、交談之外,我其實不太受的了停滯的寢室,也就是說,我沒辦法忍受一間寢室除了沒有說話聲之外,沒有陽光、沒有空氣流通、沒有溫度的一個房間,除了我的東西是真的很多之外,我覺得這樣的房間其實不值得我留戀,所以我就搬了出來,到現在還是住得很開心,代價就是每個月不包含水電的六張小朋友。

說句老實話,學校宿舍真的是便宜到可以罵髒話,同樣的六張小朋友可以住一個學期,還包括水電,還有另外三個(五個)豐富你人生的室友,隨著年紀越大,住的地方就越高級。這樣的宿舍任誰都會想要住,除非你也很我一樣很喜歡單獨的空間,抑或是遇到不對的室友。因此,是誰要來住這些宿舍就是一門大學問了,恩,對,就是用抽籤的。過去的抽籤也都是每年一抽,抽到住套房,沒抽到就上天堂,人工抽籤幾來擠去,雖然富有人情味,而且可能是全校最多人來的一天(我想應該比運動會多很多),但是勞民傷財,除了那些辛苦的義工學生每年都在幫忙吆喝之外,黃先生還得用他黃鸝出谷的聲音跟大家問早安(?!),累死他們也沒有人跟他們說聲謝謝。

所以我覺得用網路抽籤是真的有存在的必要性,應該說時代這麼進步了,電腦抽一抽,就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雖然今年系統和學生都要負一半的責任,但是我真的覺得我再告非邀誰對誰錯都沒有意義,我覺得我理想的程序是這樣:

電腦登機抽籤→做完線上試題→把申請單和資格印出來交給學校統計→公告一周確認無誤→電腦抽籤

有這麼難嗎?其實我也是匪夷所思,而且覺得出爾反爾行政效率低落的某些單位,不要在那邊爭奪誰對誰錯了,就快去做好對的事吧!!每年都這樣搞,等到小孩都大了,還是沒什麼進步的。喔對,可以給我不會漏水的教室和好一點的設備嗎?

創作者介紹

把握。正直。熱情

郭肝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