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讀書。

我喜歡這種寧靜,喜歡這種與自己為伍,做什麼就可以做些什麼的感覺。停下來,不為其他的事情煩心,沒有活動、沒有社交,不需要讓自己心煩意亂的事情,不用強播自己去按掉那掀掉那鮮紅色數字所代表的情感,把時間留給自己,閱讀,越讀。

其實要超過自己心牆的事情再是令人煩心的,不過我也不想為這種事情煩惱,在意的東西很多,去做的少,對大家有益的更少。有時候,一個閒談,一頓消夜,就是膨脹你心靈的空虛最好的下酒菜,我享受著。椒麻的私慾不會打亂我的情緒,不去擔心熱量到底會不會造成影響,民生路的夜晚,我愛,我期盼。

感冒,又來了。

自作自受,自視甚高,不甘己擾。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擔,被精蟲打敗的右半腦快點回過神,我不想要繼續下去。一失足成千古根,回首街頭已無燈,警告自己,別再放進去,裏頭危險,就這樣。

你的看法,我尊重,但不同意。

不知道還說話,就是天大的笑話,沒有人比你更可笑了。

應德系服。

失而復得其實也是種喜悅,沒有人能把這種感覺說出來過,那種被過去的自我認同包覆起來的感覺,就像水餃被餡料緊緊包住一樣,不放,那是種感受,最強烈的是,宿舍,過去的回憶,鎖起來,最後五夜。

創作者介紹

把握。正直。熱情

郭肝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